地方资讯

正部级官员叶小文座右铭:白天走干讲 晚上读写想 叶小

  原题目:专访|正部级官员叶小文的座右铭:白天走干讲,晚上读写想

  笑眯眯的眼睛,微挺的肚子,讲话带有贵州口音,偶然还会飙一两句流行歌曲……如果不说他的身份,很难信任,这是一位正部级官员。

  他叫叶小文,诞生于1950年,祖籍湖南,贵州成长,早年曾担任共青团中央统战部副部长、中央统战部民族宗教局(二局)局长、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局长、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等职,2009年升任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、第一副院长(正部长级)。

  2016年2月,年满65周岁的叶小文卸任中央社会主义学院领导职务,转任十二届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。

  尔后两年,叶小文把更多精力放在读书和音乐。

  他勤于思考和写作,同时也紧跟时代,开通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。面对音乐,叶小文更是一名“发热友”,61岁开始练琴,从入门级水平,一步步成为交响乐团大提琴首席。

2018年3月5日,叶小文接受澎湃新闻采访。 澎湃新闻记者 李闻莺 图

  2018年3月,叶小文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缺席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。会议间歇,他在接收磅礴新闻(www.thepaper.cn)采访时坦言,一个当官的,跑去拉大提琴,不免惹一些非议。

  但他也有十足的底气,“第一,我琴拉得好,第二,我工作做得更好,第三我文章写得许多,第四我不是贪官,你查,干清洁净。”

  望海楼札记

  梳理叶小文的履历,国度宗教事务局(前身为国务院宗教事务局)局长是一个要害词。

  从1995年到2009年,他在这个岗位任职14年有余。此前担负过中共中央外宣办主任、国务院消息办主任的赵启正就在一篇文章中写到,“据说赵朴初先生留得有话,此生相处过几位宗教局长,甚喜此君。”

  不过,正所谓“不在其位不谋其政”,分开领导岗位,叶小文谈工作未几,很大一局部精神花在读书和音乐。

  2017年2月,他曾在《国民日报海外版》发文自述“退休生活”。

  文中提到,自2016年2月卸任中心社会主义学院引导职务后,重要忙两件事??读书与做人,音乐与修身。在空虚与快活中,倒也确是“韶华逝,青丝华发,未敢忘忧国。”

  书读得多了,天然想动动笔。

  叶小文告诉汹涌新闻,自己原来就是做学识出生,过去曾在贵州省社科院工作,上世纪80年代,因为在《中国社会迷信》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并且获奖,才走立刻任出任共青团贵州省委书记。

  从政进程中,他缓缓意识到,对官员来说,读书、写文章都是基础功。官员假如只会念秘书的稿子,这个官,是当不好的。

  也是进入仕途当前,叶小文从一位基层干部那里听来一句话,“白天走干讲,晚上读写想”。这句话,之后成了他的座右铭。

  在一篇文章中,叶小文说明了这两句话的意思。白天走干讲,是说讲官员要调研、实际,走下去、干起来、讲出程度。

  他还特殊提到,“咱们有的干部,与新社会群体谈话,说不上去;与艰苦大众说话,说不下去;与青年学生说话,说不进去;与老同道说话,给顶了回去。套话一说完,主客便只好默默地绝对,逐步烦闷起来。”

  晚上读写想,是指耐烦读、勤于写、发明性地想。

  叶小文以为,白天走干讲的工夫,主要来自晚上读写想,“如果不读书、不思考,没有内涵,怎么去讲话呢?”

  也是由于长期坚持读与写的习惯,最近几年,叶小文撰文六、七百篇,有的集结出书,有的见诸于报端。

  此外,因为他也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博士生导师,一位学生自动请缨,说要帮导师开通微信公众号。

  2017年3月,微信公家号“望海楼札记”开明。一年以来,该大众号发文100余篇,大多是叶小文对时期、对人生的思考跟感悟。

  至于为何叫“望海楼”,谜底还是和他的“老本行”有关。

  早在2011年,叶小文将文章集结出版,就取名《望海楼札记》。为该书作序的赵启正流露,国家宗教事务局就在北京城有名的后海边上,“海”边有一个古建作风的楼台,名字叫“望海楼”。

  赵启正还称,叶小文有真性格,喜说真话,藏掖不住。他曾长期在《人民日报》望海楼专栏发表文章,上至中央领导,下至平头庶民,播种了一批忠诚读者。

  满天星乐团

2015年12月,叶小文在广州演出。 图片起源于网络

  除了读与写,叶小文的另一大喜好,就是交响乐。这位正部级官员,眼下还有另一个特殊身份??满天星业余交响乐团团长,兼大提琴首席。

  要晓得,这样一份才艺,也是靠后天努力换来的。

  据叶小文先容,年青时,他就像片子《芳华》那样,是一名文工团员。但当时不学到太多,“摸过多少下琴,之后几十年没再碰过。”

  等到年过六十,叶小文已调任中央社会主义学院,工作没有从前那么忙碌,才又动了练琴的心理。

  他买来一把大提琴,找到老师求教。老师说,唉呀,我们都是6岁开始学琴,你61岁才开端学,能学成啥?

  “我说,人老了,可以从新做一次小孩。”叶小文显然不盘算废弃。

  而据《民众日报》此前报道,为了练琴,叶小文曾天天早上6点起床,拉琴到7点,再出门去上班。谁知琴刚拉了三天,爱人让他去电梯里看看,只见贴着一张条:“隔壁那位酷爱音乐的人士,你能不能8点以后再练琴!”

  音乐也让叶小文碰到更多气味相投的友人。

  2012年春天,在国务院原副总理李岚清鼎力推进下,由叶小文担任团长的“三高爱乐之友业余交响乐团”开始筹建。

  《南方》杂志报道称,这个交响乐团固然冠以“业余”二字,却存在“三高”特色??乐团成员全体来自全国各地的高等常识分子、高级干部、高级军官。

  但另一方面,因为“三高职员”的特别性,乐团成员很难凑到一起独特排练和演出,组建半年即发布遣散。

  不外,“聚是一团火、散是满天星”,2013年初,以原“三高爱乐之友业余交响乐团”团员为骨干,“满天星业余交响乐团”成立,团长仍是由叶小文担任。

  成破5年以来,“满天星业余交响乐团”组织上演超过百场,并且大多在高校进行。

  叶小文说,李岚清早年担任国务院副总理时候管科教,退休后也一直关怀教导。他曾感叹当代大学生更爱唱风行歌曲,始终想为古典音乐遍及做些尽力。

  “流行歌曲没什么不好,但都唱那样的也不行,‘像老鼠爱大米’‘猪啊猪啊,圆圆的眼睛’,你们会唱吗?”叶小文笑着模拟。

  在他看来,“礼乐刑政,其极一也”,修身道路良多,音乐是其中之一。好的音乐,能够使人的审美才能得到进步,生涯更有情趣,思维更有创意。

  但另一方面,叶小文也明白,一个当官的,跑去拉大提琴,未免惹来一些非议。用他本人的话讲,“琴拉得好,拉得不好,都不是人。”

  他直言,如果琴拉得不好,别人确定不屑一顾,拉得好,人家又会质疑,你一个官员,终日练琴,怎么唱工作的?

  “我就要告知他们,第一,我琴拉得好,第二,我工作做得更好,第三我文章写得很多,第四我不是贪官,你查,干干净净。”说到这里,叶小文酣畅大笑、底气十足。

  点击进入专题

义务编纂:张玉